印刷设备故障抢修实录

印刷设备故障抢修实录

时间:2010-03-15 来源:科印传媒《印刷技术》 作者:詹毅

     现在是北京时间的23∶20扫描,趁现在有精神,把今天抢修设备的情况作个简单记录。我们要求详细记录每一次特别重大故障的处理情况,以备日后学习参考,必要时须全程摄像。这次没有摄像,就让这段文字记录下没有被瞌睡虫吃光、仍然留在我脑海中的一些过程吧。
      2009年11月24日0∶30到车间打开电脑发现当天要印刷的报纸数据还没有从CTP制版室传过来,说是版面未通知完,有2个版面还在改。待PS版面全部发完送到车间时已经接近2∶00,一切准备工作早已就绪,装好版开始印刷特种印刷,一切顺利。当天共印32版,实际只用4张对开纸,到折页机从中间剖开后变成8张32版,我们机台3个塔,第一、二塔印两张双面彩大族冠华,第三塔分为两个半塔印两张双面套红。测评
      5∶15,还剩下22000多份报纸没印,距离印完也就20多分钟,突然听到机器一阵连续巨响,来不及有其他反应,伸手就拍下了急停按钮。停机后,发现第一塔的纸路已经不见了,纸都断了,纸带在进塔前和出塔后都有断纸检测探头,断纸时它们都干什么去了?还要手动停机?检查第一塔包装印刷,发现纸张卷在第二单元右边离橡皮滚筒最近的那根靠版墨辊上。下面的纸路没有断,那么没有及时停机的问题就出在纸带出塔后位于塔顶的断纸检测探头上了,到塔顶上一看,装着断纸检测探头的杆被转了90°,2个探头并没有对着纸路前进的方向喷墨,估计是某次被碰掉下来,而装上去后没有注意探头检测方向有问题,而实际上每天穿纸时都有人上去,但这一错误却没有人发现,这是值得我们检讨的。
      我重新调好断纸检测探头位置后覆膜,其他同事已把卷在墨辊和橡皮滚筒上的纸张清理干净。还好纸带一层层卷在墨辊上,虽卷得很厚,但并没有把印版和橡皮布压坏。停机相当及时,墨辊没有跑位也没有明显损坏。清理完破纸,检查、清洗了印版和确认橡皮布未损坏后书刊印刷,又穿纸印刷。正在大家都还在暗自庆幸没有引起较大的问题时,开机后速度才提到2万印张/小时,第一塔又传出很大的“咣咣咣”声音。立即停机接上工作灯,再一次仔细检查第二单元墨辊、橡皮布、印版,又大致查了查滚筒间压力扫描,都没发现任何问题,在第一塔其他几个单元也没发现问题。但没发现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我们立即报告了值班领导,并通知了机修组。因为声音听起来是从上半塔传出,墨辊和滚筒都没有问题,难道问题在驱动面齿轮?打开驱动面面板教育,刚一打开重重的油烟便扑面而来,我们第一反应是有东西被烧了,接着发现位于第三单元连接驱动电机的一个齿轮跑位了,把固定齿轮的一个重达数十公斤的三角形大钢板都磨出一条条细纹,跑位齿轮也有所磨损喷墨印刷,滚烫的齿轮边上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变得有些蓝得发黑了。机修和电气工程师及时到位,检查发现是一个锁齿轮的螺栓断裂或脱出,使整个齿轮跑位,之后被三角形大钢板顶住印刷设备,不至于掉落下来或伤到其他齿轮或电机轴承,要锁这个螺栓的话,必须拆掉驱动电机和固定齿轮的大三角板。
      但这样时间就来不及了,请示领导后,通知发行部门,启动应急预案。印刷方面,若启用备用机台印刷剩余报纸,浪费较大,时间也来不及。于是同发行部门协商后,我们先用正常的第二塔和第三塔印完三张,再用第二塔印本来是第一塔要印的那一张。印刷的同时机修组开始拆驱动电机。到8点多全部印刷完,做好清洗工作后,其他同事回家休息了。我们留下3位印刷工配合机修组维修和修好后调节滚筒的同步和试印,确保下一班正常印刷。而此时,机修组同事已拆好了所有东西并且发现跑位的齿轮是螺栓松了出来。螺栓装上去倒是简单烟草包装,但现在的问题是齿轮与轴心卡销磨损了,不换的话印刷时就会套印不准,对齿轮也不利。这种卡销我们没有备件,还要临时加工。趁这个时间我们吃了早点,稍休息了下。
      10∶50,加工的卡销回来了,装好卡销、齿轮,在用螺栓锁定齿轮时特意仔细打上了螺纹胶,确保不会再滑出。由于齿轮位置移动过,在装三角板前检查并调节2个对压橡皮滚筒间及橡皮滚筒与各自对应的印版滚筒间的同步。装上三角板、墙板和电机喷墨,这一过程花了好几个小时,特别是那台三四百斤重大电机,即使在有能吊起20吨重的航吊的帮助下,由于空间有限也费了我们不少工夫。
      做完前面所有工作,已经是下午4点了。眼看大功告成包装贸易,大家精神又上来了。开始试机,一开机,印刷机速度刚加到2万印张/小时,又听见很大的“咣咣咣”的声音,立即停机。在旁边观察齿轮运转情况的同志说饮料包装,第三单元在加速到2万印张/小时时突然停止运转,而我们也看到控制台上有第三单元主驱动电机的报警信息。再检查一遍齿轮、轴承、电机、滚筒、墨辊,都没发现机械上有任何问题。难道是电机问题?因为很早以前这一塔的第二单元的电机也出现过类似问题,电气工程师初步判断是主驱动电机编码器的问题。现在只好拆开电机更换编码器试试看,幸运的是这些关键配件都有备件区域报道,不然麻烦就更大了。关掉整塔电源,换好编码器,又是1个多小时过去了。再从电柜打开电源准备再开机试时,却发现位于印刷单元的触摸屏上一直显示连接状态,但等了好长时间也一直联不了机。重新断电后再开科印报告,还是不能联机。电工检查出该塔控制器的CPU出现故障,在报警。晕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换了一个CPU,重新安装程序德鲁巴,从主控制电脑注入数据……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虽然早过了晚餐时间,但是大家都无心吃饭了,只想着早点做完工作,一定不能耽误下一班印刷!

  电的问题处理好后平装无线胶订联动线装机量调查,再开机,提速,空机加速到5万印张/小时,也没有听到异响,主驱动电机运转正常,也没有报警信息出现。似乎一切正常,于是我们穿好纸路,准备正式印刷,调节裁切位以及各色组之间的同步。开机,刚一合压下去整合,“咣咣咣”的声音再次响起,且声音听起来特别大,无奈再次停机。在没有走纸的情况下,空机开到5万印张/小时电机也没有问题,为什么一走纸就不行了?难道是滚筒压力跑掉了或是墨辊问题认证,都像是,又都像不是。检查了所有值得怀疑的地方,连橡皮布也换了好几张,再开机,声音还是很大油墨,不用加速,一开机合压下去声音马上出现。再来走空机试,不走纸路时,一切都正常。试了好几次后,在排除了明显机械故障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机构/组织,虽然平时这种情况是肯定不允许的。我们照常开机,保持低速运转,上水上墨,看印出来是什么效果,再以此来判断问题出在哪里。开机后标签,裁切位和各色组间同步都相差很多,在准备调节颜色同步时,发现位于第三单元的黄色,也就是刚才更换编码器的单元其位置一直在变化,完全不固定Adobe,没有规律,且正反两面跑的位置一样多。其他印刷单元的颜色都不会有变化。这说明第三单元的问题可能还是在编码器上。重新拆开电机,发现刚装上去的编码器由于一螺钉偏短,固定不牢,电机运转时震动使编码器轻微晃动包装容器,导致电机运转不平稳,在空机时电机也有转但看不出来问题,走上纸路,合压后,第一、二单元和第四单元电机运转正常唐山玉印,把纸带绷紧,两组对压橡皮滚筒和一条纸带就像是弓和弦,而第三单元的橡皮滚筒由于编码器震动很轻微,虽还不致于把纸路拉断,但此时它就是那根要奏出“咣咣”声响的棍子印前设备,如果大家看过以前手工弹棉花的话,就很容易理解这种声音了。
      重新找来螺钉,牢牢固定好编码器后再开机,所有问题都没有了。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调节各色组之间的同步重组,打好裁切位。22∶30,离下一班的印刷开始只有2个小时……
      事后来回顾这次漫长的抢修过程,其实问题也就2个:一是驱动电机编码器故障,一是螺栓脱落引起的齿轮跑位。后来分析有可能是以前一次处理套印的重影问题时更换卡销后,在锁齿轮的螺栓时包装设计,没有上螺纹胶或上得不好,时间长了螺栓松动并最终脱落。脱落之后齿轮跑位但被外面三角形大钢板顶住位移不是很大,齿轮还是有咬合,并能带病坚持工作。从齿轮和三角钢板的磨损程度可以看出这一点,齿轮和钢板质量都是非常好,磨起了较深的痕迹一定是磨了较长一段时间。驱动电机编码器的损坏很可能是由于齿轮坏了引起的,这一点不能确定。因为我们没有编码器故障引起电机停止运转和发出巨大声响的经验,一味怀疑机械问题,对自己的信心也不够,在明确排除了机械问题的情况下仍然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地检查墨辊、橡皮布、滚筒压力喷绘机,总是想着要从自己身上找出问题,这次维修过程在这些方面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不过问题最终得以圆满解决,以后再遇到类似问题我们也就能够准确、快速地做出判断了。